甘孜州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困难及建议

信用信息〔2020〕第6期

编者按:甘孜州作为四川省重要的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对象,一直致力于支持农村经济金融发展、提升农牧民诚信意识、以信用贷推动农牧民发展生产、不断提升藏区人民生活质量,但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过程中也遇到一些地区性的问题,甘孜中支梳理了相关困难并提出建议。

 

一、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中存在的主要困难

(一)政府部门责任落实不到位,金融系统“单挑”重担难度大。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一直都是人民银行和发改委双牵头,甘孜州发改委一直以来未开设单独的信用体系建设部门,牵头意愿也不强烈,多数工作是人民银行在主导,协调各方政府力量推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2015年,人民银行联合当地政府、发改委、扶贫开发局等多个相关部门召开联席会议,要求甘孜州内各县建立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与当地银行机构一起负责辖区“三项评定”工作的信息采集、宣传推广、信用户、村、乡(镇)的评定以及信用等级的确定和信用贷款的发放等。但由于政府对该项工作的推广重视不够,缺乏实质性的考核激励约束机制,各县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也只是一副“空壳”,多数县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任务“重担”主要落在金融机构,而甘孜州18个县(市)只在康定市和炉霍县设有人民银行分支机构,且除康定市和泸定县以外的其他16县银行机构就只有农行和农信社,推动作用有限。

(二)高海拔、高寒环境,信用评定覆盖面和工作效率低。

甘孜州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气候寒冷,农牧民无法靠种地养活自己,只能“靠天吃饭”。春季农牧民上山挖虫草、夏季上山采摘野生菌,早出晚归,银行机构工作人员上门了解情况时常“扑空”,冬季又经常因为大雪封山无法开展任何工作。加之甘孜州幅员辽阔,地广人稀,县到村的距离最远接近200公里,银行机构路途耗时太长,所以真正能和农牧民面对面进行宣传讲解的时间少之又少,加之大多数农牧民文化水平低、不懂中文且不愿意配合等各种原因影响降低了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覆盖效率。

(三)评级授信无法覆盖“信用空白”农户,农户缺乏诚信意识造成信用创建难。

由于甘孜州信用户的评定工作主要是农行和农信社两家银行机构承担,银行除了尽可能了解农户的家庭经济状况外,主要根据农户在银行的信贷交易情况、按时还款情况确定农户信用等级,而甘孜州很多农户并没有在银行发生过贷款,银行基本不考虑对此类“信用空白”农户的信用评定。加上对部分政策宣传理解有偏差,还有一些农牧民认为不用归还牧民定居贷款、扶贫小额贷款和农户小额贷款等政策性贷款,政策性贷款有政府和银行兜着,再加上信用贷款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物质上的约束,不按时还款或不还的情况时有发生,造成无法对其进行信用评定甚至短期内无法开展信用救助。

二、建议

(一)充分调动发挥地方政府力量,形成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多方合力。因为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是一项具有基层特性的工作,成效如何主要看各县政府的重视程度。发挥州政府和州发改委对各县政府的激励约束作用,把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任务分细到每个县,对照目标任务逐条核实,按季对工作落实情况进行考核通报,纳入年底考核结果,激发各县政府工作主动性,形成政府、乡村委和银行机构多方合力,提高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质效。

(二)认清地方实际,有规划地推进农村信用创建。甘孜州作为深度贫困地区和藏区,农牧民的文化水平、社会认知、思想观念等都与内地的农户有很大的差距,甘孜州的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也比内地晚10-20年,所以在农村信用创建时,内地的模式只能是一种参考,甘孜州需要根据地方实际,循序渐进的开展,不能急于求成,想要一口吃一个大胖子,应该按照甘孜州该有的“步调”,一步一脚印的做好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形成辐射带动作用。

(三)结合民族地区实际,探索信用创建新方式。甘孜州作为藏区,有深厚的佛教文化底蕴,农牧民不一定相信政府但却相信活佛。因此,联合地方统战部协调各大寺庙开展教育可能是一个符合地方特色并且事半功倍的做法。

(四)加大中小学生诚信文化教育,树立诚信思想从小抓起。目前,主要开展的是高校诚信教育宣传,而对于甘孜州来说,很多农牧民的孩子文化程度只有中学甚至小学,他们很多人没有机会和能力去到大学读书,开展中小学生的诚信文化教育对于偏远地区农牧民诚信思想的树立至关重要,通过学生对家长、家长对家长的影响,逐步建立社会诚信意识。

甘孜信用信息(2020)第6期-甘孜州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困难及建议.doc